[新春走基层记者手记]那些暖心的“泥土味儿”
作者:喻熹  日期:2018/2/24   来源:宜宾新闻网  字号: | 

 

2016年初,我(左四)和杨荷村村干部以及村民们的合照。(资料图)

    当接到2018新春走基层的采访任务时,我很乐意地就“接招”了。

    行业内有句话叫做——记者脚下沾有多少泥土,新闻就能接多少“地气”。近年来,我经常去到各个乡镇进行采访,熟悉乡村的气息。我最喜欢向别人“炫耀”地说到:“全市共有183个乡镇,我至少到过三分之一。”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宜宾人,在乡镇上长大。乡村带给我的不仅是呼吸清新空气、欣赏美丽的风景、品尝可口的农家饭菜,还能感受到特殊的家乡情怀。大学毕业时,我并不是那么了解宜宾,当我做了记者,深入宜宾乡村的各个角落后,才更加读懂自己的故乡。

    好几年过去了,积累的知识越来越多,都说记者是个“杂家”,外地人来到宜宾时,我竟然能滔滔不绝地向他们讲述宜宾的山水、人文、产业……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已比想象中的还要深爱这片土地。

    2月22日晚,情不自禁地,想要写下这篇记者手记,纪念我的青春和那些我踏过的乡村道路以及奋战在乡村振兴之路上的人们!

    资料图片:2016年初,杨荷村从山下到山上的路还未硬化,下雨过后,崎岖不平。(宜宾新闻网 喻熹 摄)

    越走进基层 越热爱这片土地

    还记得2016年3月,开春后还有些冷。

    我一个人驾车到宜宾县龙池乡采访杨荷村精准脱贫的故事。由于地理位置偏远,龙池乡被称为地沟中的乡镇,因此那里的美景很少有人前往欣赏。

    杨荷村的主阵地在山上,第一书记曾于辉等村干部带着我一起上山看产业发展和村民危房改造的成果。当时山上并没有通水泥路,雨后的村道不好走,一名村干部怕我摔跟头,一手帮我提着相机包,一手拉着我。

    翻山越岭一个多小时,我看到了他们一谈到眼里就闪着光芒的那片樱花基地——当时樱花树刚种下,树干直径只有两三厘米,树苗仅一米左右高,加上山上的雾,放眼望去,树苗在土里很不显眼。但大部分树苗已经成活,长出了嫩绿的树叶。那瞬间,我真正理解了为什么人们都用绿色来比喻“希望”。

    离开樱花基地后,村干部带着我到一位农户家中落脚。不一会儿,听说有记者来采访,附近在家的村民全都围过来看“热闹”,大伙儿向我道出他们的期盼。“路不通,这好东西都卖不出去。”一位村民提着一袋新鲜出土的芋头说,“希望路早点硬化,交通方便了,啥都好办。”采访结束后,大伙儿还邀请我和他们合影,那是我第一次采访后和那么多村民一起合照。后来整理相机存储卡,再次看到那张合影,就会想起那里的人和他们期盼的眼神。

 

溪鸣河畔一景。(阚世高 供图)

    2018年2月,近两年过去,杨荷村发生了很大变化。山脚到山顶的路硬化了,樱花基地的树长大了,溪鸣河畔修起了文化广场,村里的黑山羊养殖业搞得风生水起……村民们的眼里有了不一样的光芒。

    “那边现在交通方便,水质变得更好,天气好的时候每天都有二三十人在河边钓鱼,周边的人每天卖盒饭、水、零食都能挣不少钱。”曾经在龙池乡工作的公务员阚世高开心地告诉记者,樱花基地的樱花现在开得很好,周边的贫困户都住上了新房子。

 

去年春天,杨荷村樱花基地的花就开了。(曾于辉 供图)

    诸如杨荷村,我还采访过许多类似的乡村变形记。得利于好的政策、单位企业的帮扶、能干的镇村干部……它们变得越来越好,令人愈加“热爱”。

 

2018年2月一天,我驾车下乡采访。(张晋聿 摄)

    从新手女司机到“乡村道路优秀驾驶员” 

    对于一名新手女司机来说,驾驶手动挡轿车下乡还是需要几分勇气和胆量的。

    2015年1月,我第一次驾车下乡,路线南岸至高县大窝镇,弄得我和同行同事都心惊胆战。

    “熹妹儿,你在干啥子哦,慢点开都要的哈,不要着急。”同事张洋姐姐坐在副驾,声音有些颤抖地问我,“你开车下过乡没?”。

    “今天是第一次呢。”我回答她。那时,还是平路,从南岸到赵场街道的路上有个坑,一没注意,咣铛一声,底盘被撞了一下,这样的驾驶足以让坐在副驾的姐姐捏一把汗。

    “没事,以后多跑跑,我们都知道宜宾哪些乡镇的路好走,哪些不好走了。”姐姐安慰着我的同时也有几分担心。

    才经历了第一个“茬”,又来了第二“茬”,到了赵场后,我忘记看路标,走错了路,绕了好几公里烂路,才开到赵场去大窝的路上。经过两个多小时(原本40分钟车程),11点终于安全到达大窝镇。工作结束后,原路返程,接近360°的大转弯加上陡坡,车子熄火好几次都没爬上去,当时的我太紧张了,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有了第一次的“破胆”,我的驾驶技术像是“开了外挂”,得到突飞猛进。就这样,几年间,我经常独自一人跑乡村采访,被朋友们称为“全能女汉子”。

    2018年2月,接到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的采访任务后,我联系到翠屏区高店镇金川村一脱贫户家中进行采访。该贫困户住在金川村最高处,我载着两个实习生、镇上一名宣传干事和村支书一同上山。

    “接下来,你要经过三大陡坡,注意加减档哦。”村支书严兴勇说,你放心开,路虽有点窄,但都是水泥路,要知道这条路能硬化真的十分不容易。行驶过程中,村支书给大家讲述了修路的过程,时不时,他还会提醒我:“你已进入第一个陡坡。”当进入第二个陡坡时,我差点崩溃了,3米左右宽的道路连续多个转弯,而且是陡坡,不过还好,幸亏我这三年经常驾车上山下乡,在载满人的情况下,我也没中途熄火。

    “书记,这个路好考验车技哦。”我一边加大油门,一边喊到。

    “那是哦,你开得还可以嘛,不怕哦,等会我给你颁发一个乡村道路最佳驾驶员的证书哈。”村支书很幽默。

    在和村支书风趣的对话中,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在走基层的采访过程中,这样的乡村道路还有很多,对于当地人来说,能有这样一条被硬化过的路已经非常不错,那些路都是村里的“命脉”,是当地经济发展的“大动脉”。

    希望2018年,宜宾的乡村道路会越来越好,不仅能够得到基础的硬化,解决村民出行难的问题,还能扩宽升级、完善更多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产业发展、带动乡村旅游,吸引更多的都市人前来享受乡村之美,城市与农村的资源得到更多共享和互补。

 

美景总是藏得很深:珙县石碑乡茶园一景。(宜宾新闻网 喻熹 摄)

    熬夜加班的身影 我从不孤单 

    新闻工作者走进基层,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畅谈民生热点话题,尽显城市发展成就,把脉节日生活气氛。越是到基层,越能了解改革建设的关键是什么;越是到基层,越能感受时代的脉搏;越是到基层,越能感受基层工作者的不容易!

    每当我深夜码字之时,翻开朋友圈总能看到乡镇公务员熬夜加班的身影,乡镇工作虽然艰苦但也充满激情。

    2017年2月14日23点25分:“刚加班回家。”

    2017年3月28日00点00分:“发着高烧整资料居然没出错。”

    2017年6月2日13点19分:“有没有止咳速效药,有没有感冒速效药,有没有?”

    ……

    以上是高县某乡某公务员2017年部分朋友圈说说,这反映的便是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常态,我经常看到,半夜里他们还在熬夜整理各种资料,写各个部门限时完成的各项材料;天还未亮,他们就下乡走访贫困户,了解产业发展实情等。

    “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女儿,每周只能回家看她一次,每次回家她都睡了,我离开的时候,她还没起床。”一位年轻的女乡镇公务员和我聊天说到这里,眼眶红了。

    “有时候事情太多,周末也得加班,半个月都回家不到一次,老婆很不理解。”一名80后乡镇公务员哥们儿感慨到,“刚开始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在外挣钱比当个村支书工资高多了,但每次看到村里发生了好的改变,心里美滋滋的,那是拿钱买不到的快乐。”一位村干部曾对我说,不求回报,只求为家乡干点事。

    这只是许多基层工作者的一些缩影罢了。美丽乡村,也离不开这些人的“超额”付出!

2008-2009(C)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